听听职业电竞玩家的心声,冠军讲述游戏的那些事 _0

听听职业电竞玩家的心声,冠军讲述游戏的那些事  

 图为魔兽冠军陆维梁接受颁奖。

在许多玩家眼中职业电竞冠军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,在玩家眼中冠军事最美的。小编带大家来了解下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IEF2011(国际数字娱乐嘉年华)中国总决赛在汉落下帷幕,在国内拥有众多拥趸的魔兽争霸、星际争霸、特种部队三款游戏,正式产生了各自的全国冠军。3个男孩都不到25岁,基本上都是T恤加牛仔裤的“宅男”打扮,在举行这项赛事的武汉工业学院金银湖校区内,不时被狂热的大学生粉丝要求合影、签名。

3人都属于电脑游戏职业玩家,这个职业听起来人人称羡:每天的工作就是“玩”——只需往电脑前一坐,打着自己最爱的游戏就能赚钱。职业电竞玩家的实际生活状态是否也像看上去那么“美”?昨日,记者独家探访三位游戏冠军,听他们讲述玩游戏的酸甜苦辣。

马成:有些“交流恐惧症”

马成五官清秀,人很瘦,聊天时比较腼腆,但就是这个21岁的小男生,竟是一个有着5名成员的“FOR”战队的队长,并且靠着他灵活的指挥,战队获得了特种部队游戏的冠军。

“特种部队是一款需要团队合作的游戏,因此不像其他两款游戏一样有个人冠军。”马成说,4年前,他接触到这款游戏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。他爸爸在西安开一家小饭馆,家人都希望他能子承父业,学个厨师什么的,但马成却痴迷于游戏,流连于学校附近的网吧。

家人都认为这不是个正当职业。父母苦口婆心的劝他走一条正常人的道路,被他拒绝。19岁时,他跟父母长谈一次后,父母终于点头。于是,马成组建了战队,开始打各种比赛。2009年、2010年都获得了世界杯的冠军。得奖了就会有奖金,也会吸引来赞助商。随着马成在这个领域崭露头角,父母也对他逐渐理解与认可,这是对马成来说最重要的事。

马成说,“之前的同学很多已经工作,买了车,有了女朋友,但我跟女孩说话都会不自在。”因为长时间都面对电脑,马成表示“很多时候都已经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。”


陆维梁:已体会不到游戏乐趣

魔兽争霸的冠军陆维梁,游戏中的ID叫FLY,24岁的他如今已有了“明星范”,粉丝众多的他被要求合影和签名时从不拒绝,总是笑眯眯的。

与马成不同,陆维梁的父亲是一名开明的警察,本身也是一名游戏爱好者,在陆维梁小的时候,已经跟爸爸一起玩魂斗罗、坦克大战。但走上职业电竞玩家这条路,父母一开始也并不同意。但陆维梁请求父母给他一年的时间追求梦想,就在这一年当中,他拿冠军拿到手软,于是,父母也就不再干预了。

“平常训练很辛苦,”陆维梁介绍,“在比赛季,每天可能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打游戏,”“成为职业玩家已经有5年,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,我已经体会不到游戏的乐趣了。”

就在上个星期,一位粉丝令他十分感动。“那是个20岁左右的男孩,下半身完全瘫痪,但对魔兽十分热爱,由哥哥推着轮椅到现场来看我比赛。”陆维梁跟他聊了很久,鼓励他积极治疗。“在韩国,有专门的政策鼓励这种身体不方便的人成为职业玩家,但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。”

雷浩:入行要有心理准备

24岁的雷浩是武汉人,父母都是汉阳特种汽车制造厂的工人。雷浩之前一直是“万年老三”,在很多比赛中都是季军。在这次IEF星际争霸组的中国总决赛中,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全国冠军。

走上电竞这条路,雷浩数不清跟父母吵过多少次架。但是最终,他还是因为自己的热爱而坚持下来。2004年,雷浩正式成为一名职业玩家。期间,他曾因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同、比赛出不了好成绩而彷徨过,紧接着母亲的一场大病让他中断职业生涯一年多时间,之后,他还是无法放弃星际,重新踏进了这个圈子。

“平常训练很苦,也很枯燥,不要以为天天玩游戏是一件很舒服的事,我们也要分析战术、制定比赛策略,研究高手比赛的视频。因为我们这些选手是中国首批电竞玩家,本身已经是这个领域内的权威,没有教练来指导我们,只有靠自己摸索,平常训练也完全靠自觉,”雷浩说,“有时候,我走路、吃饭、睡觉都在想星际,作为一种职业,我无法不去想它。”

对于无数想步他们后尘的青少年,雷浩神情凝重:“要三思而后行,要有心理准备。”雷浩说,职业玩家首先要面临的一大障碍就是“得不到大众的认同”,很多人认为这是“不务正业”;其次,天天艰苦的训练会让你磨灭掉对游戏的新鲜感;最后,站在顶峰的玩家毕竟是少数,很多高不成低不就的玩家就“死”在了山坡上。

首批电竞玩家路归何方?

跟韩国、台湾等相对成熟的电子竞技产业相比,中国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,没有正规的联赛,没有管理机构,这让很多电竞玩家心怀忧虑。“有时候一场比赛后,我拿了冠军,事先说有奖金的,但赛后主办单位就是不给我们,我们也不知道向哪里投诉。”陆维梁说。

作为中国的首批电竞玩家,这批年轻人不知道可以按照谁的道路去走。“如果有一天我转行了,肯定会选择远离电脑的职业,”雷浩说,“特别向往大学生活。”

特种部队作为三个游戏中最新引进中国的游戏,目前还没有专业的俱乐部,所以马成不像陆维梁、雷鸣一样可以享受加入俱乐部后的固定工资,只能靠打比赛的奖金和赞助商的赞助支撑。此次的IEF比赛,马成所在的战队拿到了1.5万元的奖金。对于未来,马成表示,“想到韩国专业的联赛中当外援”,“一旦签约,月薪折合人民币大约四五千元。”

陆维梁作为三人中最知名的选手,目前已经签约在北京的E home俱乐部,年薪达10余万元。“游戏都是有寿命的,可能有一天这款游戏不火了,没人看了,会考虑转行,”陆维梁说,“但现在,只有走一步算一步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